靜靜的──屏東縣春日鄉

這一場演出結束後,演員潔欣對我說 :

「我今天跳小天使的時候,突然覺得好感動,當妳轉過來接下我的彩球時,我想到妳和千里真的是熬過了10年才重逢,就超感動的!」

我笑著對她說 : 「我也感覺到了呀,謝謝!」

今天下午例行走完台之後,導演給所有人的筆記就是 :

「大家都很棒!但是有時候太誇大就沒有感情了,或者是動作先做了,可是,最重要的,還是要有真實的情感,那才是最感動人的。」

加油之後,回到後台帳篷下,春日鄉熱情的小朋友們一擁而上,混亂的情景近期內只有桃園五福宮那場可比擬……當時現場二、三十個社區、學校、陣頭的表演團隊,滿滿都是人,演員之間出現如此對話──

「哎唷,我的心情有點難平靜下來…」

「越是這樣,就越要安靜。」

 

我實在很怕小孩,很怕小孩的媽媽趁機會對我們說 : 「來,來給阿姨抱抱…」

不會說話的就算了,但,會說話的就非常不妙了。

「這個假髮好漂亮喔!」

「這是妳的嗎?妳演誰?」

「我媽媽也有用這個化妝,貼眼睛…」

「阿妳演秋燕喔?誰演志強?」

「妳畫好白喔!」

「每個人都有帶畫筆喔?」

 

我今天認真反省著,或許是因為我過度的沒有必要的緊繃,造成心理過大的壓力,最後在強力燈光烘照,以及國境之南的高溫影響下,我在舞台上流汗的程度實在太嚴重了,我相信我可以控制汗水,於是給了自己這場演出的演前叮嚀:「放輕鬆,真實的情感」「動作縮小30%,減少身體的機械動能看看」。

 

有效!我臉上的妝完好如初。

有效!情感注入新生命。

跟著劇情流動,我的角色、場景真實了起來:瓷碗裡真的盛了熱熱的十全大補湯、慢動作奔跑中真的中了槍。最後的台詞「阿、紫雲!阿、千里!」之後,我看著哭泣殺神時,竟看見了另一張臉,那是在牯嶺街小劇場,那名有著金色頭髮的男子驚慌失措地看著地上那堆已被支解的嬰孩,當我說 : 「囡仔死阿?」時,他回過臉,透過他的瞳孔我看到,裡面有個長髮女子。

紫雲,存在。

文/劉淑娟